2017年7月29日 星期六

懸浮/254P


他文筆好好。

我很喜歡她在描寫故事時,那種若即若離的旁觀者的態度。很淡,但是搔到你心底的癢處。
之前看她寫的那本"她",也是有同樣的感覺。

這本短篇小說,以一種疏離的姿態描寫出社會怪象,從來沒紅過的小說家,自殺後因為被出版了自己的私密日記才大大走紅,不是很諷刺嗎?很諷刺但卻又那麼真實。

書中提到的現在已經沒人在看書了,所以書店凋零,這也好寫實。

雖然我很能肯定這本書在一年後我可能就不記得內容了,但閱讀的當下是非常享受的。
會繼續去找她其他作品來看,先從辦公室這本看起好了。
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